專訪第三屆校友─楊鳴

撰稿人:劉子晴

  一踏進位於內湖的TVBS電視台大樓,襲來的是一股興奮難以言喻的感受,不為了看大明星、看名人,是為稍後要專訪一位傑出校友而緊張,是的,他是現任TVBS電視台總經理─楊鳴學長(現任校友會監事)。門禁森嚴且專業分工是給我的第一印象,親力親為、笑容和藹是第二印象。學長的辦公室位於大樓的頂層,溫馨而典雅,本來既焦慮又緊張的情緒,在看到滿是笑容的學長後,立刻釋放了許多,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學長,有別於第一次在1-5屆同學會上看到的印象,多了幽默和侃侃而談。

回顧過去
  算一算,自民國65年從學校畢業,至今已離開36年了,回想當初的在校生活真是既感念又不堪回首。一個從鄉下上台北的學子;從無拘無束到處處侷限的時間、空間,對學長來說有太多想法和手段想去突破,猜想這大概就是隱藏在身體裡的許多微小叛逆因子吧!學長打趣的說:「住校生活規律又嚴謹,當時晚上該熄燈的時候我不熄、該起床的時候我就是賴著不起,直到王慶魁教官忿忿然的出現,才迫不得以起身。還有就是我從高中就開始抽菸了,直到20年前才戒掉。」又說:「因為不想穿襪子,早晨教官服儀檢查時常常被記,記到後來不是辦法,於是想到解決辦法─那就是只穿一隻,把那一隻腳給教官檢查就好。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知道當時在想什麼,真是無聊透頂、沒意義到一個地步(愧笑)。」現在聽來狂妄有趣,但在當時可是學校的頭痛人物呢!

  學長當時就在那樣嚴苛的校規生活裡,走出自己的小天地,雖成日被教官找去訓誡,但仍不改其作風;成績的部分更是能混就混,尤其是數學,從來不願跟它打交道,自然成為陌生人,高三模考全校共219人,學長排名第217,直到面臨聯考前的一個半月,學長終於下定決心,特地跑去找尹相墉教務主任商量,恩准他回家念書,可以不用和同學在學校自習,主任雖然知道學長資質不差,但不認為可以順利畢業,也就應了學長的要求。相隔一個半月,成績揭曉:數學零分,錄取政大東語系(後轉至外交系)!學長悠悠地說:「數學對我來說真是個折磨,至今看公司報表仍是,但在那一個半月裡,專注的在剩下的科目上用功再用功,努力再努力,最後歷史拿了96分,英文更是超水準得了70幾分的優異成績(當時考50分就相當了不起了)。」就這樣跌破眾人眼鏡,順利取得了畢業證書和大學門票。

  辭修三年對於學長的意義,成績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品格的培養和匡正,雖然看來是座規範的囚牢,但若是沒有進入辭修這樣管教嚴格的大家庭,不知道會不會有現在的成就,如今還真是非常感念當時王教官殷殷教誨和尹主任的了解和賞識。

磨練帶來成長
  順利考取大學後,學長並沒有因此而一改舊習,又回到了得過且過的日子,不知道哪裡不對勁,總是無法痛定思痛認真於學業,一晃眼四年過去了,成績算是馬馬虎虎畢業了。後來到了美國念商學研究所,才過了一學期就決定休學,他想:這不是我人生的志趣,與其念的辛苦,乾脆不要念了吧。這樣的想法不但失去了居留的資格也開始為期數年不穩定的打工生活,期間嘗試過各種工作,在大學打掃廁所被欺壓、餐廳端盤子、電台DJ…然而起伏的生活,最後在小小的電台裡漸漸終結也因此開啟了與現在這份工作的機緣,學長從DJ的工作中,發現了興趣,進而追求更好的呈現,慢慢地在當時成為小有名氣的DJ、記者;忽然某日,他在租屋處反覆思考自己的人生是否就要這樣度過,便毅然決然向只有五個人的小電台公司辭職,立刻帶著所有家當從洛杉磯驅車前往紐約求學,途中可是歷經五千公里啊!現在回想起來還真佩服當時的自己。

  令人嚮往的紐約,學長從可及的資訊中搜尋出他想要念的學校,即使入學時間早已超過半年;即使自己早已逾期居留不具身分,依然向當時紐約市立大學廣播研究所所長百般說服、懇求,終於達成協議,給予一學期試讀的機會,若得B級以上成績才可以繼續留下完成研究所學業,學長堅定的說:「我不但通過標準,最後還以第二名成績畢業。這兩年我不像過去那樣,反而相當認真在學業,我想是興趣吧!有興趣真的很重要。」
  接著回國後應徵三家電視台(當時只有台、中、華視),三家皆開出優渥的條件要網羅學長,最後選擇在華視擔任紐約特派記者,因為學長非常喜愛紐約的生活,幾年後陸續參與傳訊的創辦(即中天前身)、超視、新加坡新傳媒(MediaCorp)工作過一些時間,直到現在的TVBS總經理,一路走來在事業上如魚得水,他很感謝求學時的跌撞,及後來在美國不穩定的打工生活所帶來的成長,讓自己在磨練中找到興趣和未來。

想對學弟妹說的話
  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學長一直重複循環的就是失敗、跌破眾人眼鏡、然後成功。訪談間他不斷地表明自己不是傑出校友,就連政大曾經邀請他回校受獎傑出校友都被堅持的婉拒了,他說:「高中和大學是怎麼過的,同學和老師都有目共睹,要我接受『傑出』這兩個字是很大的心理障礙,不是謙虛。」我想聽完學長的故事或許能夠了解他想表達的意念,從他的人生經歷中得到一些啟發。

  現今社會,活在時代巨輪下的阿Q,汲汲營營地去追求,卻不知追求的目的和意義,只是盲目的跟隨,認為應該考個好高中、好大學,現在甚至是碩士、博士,一路向上,馬不停蹄,才足以應付生活的要求,卻忽略了追求的本質在於心儀。學長一再表示:國、高中甚至大學還是個相當年輕的年紀,不要害怕去探索、追尋自己的志趣,才能在追求的起初下定決心,追求的過程坦然接受辛苦、排除萬難,進而獲得並享受甜美的果實,期望大家都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